不苦药

我回来了!!

杀犬/卡带/雷安/茨酒/佐鸣/礼尊/伏八

是个画画写文都不行的人

最喜欢的人是春野樱了,是本人的理想女友
💮

「今でもあなたは私の光。」

「杀犬」家里的坏狗总想咬我(四)

家里静悄悄的,只有时钟滴滴答答的响,没感到杀生丸的一点气息,奇怪,现在变成鶸的杀生丸还能跑出去玩了吗……
犬夜叉感到有点失落
预想的事情没有发生,杀生丸甚至都不在家——简直就是人生无趣了!
没有了闹剧主角怎么好玩啊……自己果然是最近太无聊了吧。
耳朵都垂落了下来,拖鞋凭借着脚乱踢的力量飞的东一只西一只,任凭自由落体,砰地一声砸到软软的沙发垫子上—— “靠,我还不如打会儿游戏,至少游戏不会揍人。”

最后一关的boss 需要来一套组合连招,并且它还皮厚抗打,简直是令人头大,犬夜叉已经打了8次了,每次都差那么一点点的操作,就可以和这折磨人的辣鸡游戏说再也不见,但是每次的一点点,就很容易上头——
“我就不信你这种小妖怪能打得过我!”
“等等我血条呢?!?!”张牙舞爪的大吼大叫,可是依旧改变不了被平A至死的命运。
于是GG。

所以杀生丸在哪呢。
他当然是躲起来了,为了所有妖怪的臭毛病,也可以说是消遣。
他特别喜欢看犬夜叉出丑应该是个臭毛病吧。

耳朵因为激动而充血竖立着,全神贯注的抱着被子打游戏的二狗缩成一团,要是他也是狗狗的形态的话毛一定会全部炸开来,这时候只要顺着抚摸几下二狗就会敞开肚皮任人搓揉。
愚蠢。

于是他轻轻的跑了过去,再跃上了乱七八糟的沙发,不远处的犬夜叉的衣服都卷了起来,露出一小截后腰,杀生丸敢保证这不是第一次想抛弃高贵枷锁的束缚来狠狠的吓犬夜叉一跳,毕竟同样都是妖犬,血里都流着爱玩好动的天性,那我杀生丸——为什么不能放纵一回呢?
于是妖怪领主再大彻大悟的同时,狠狠的朝犬夜叉的腰扑了上去,向着不知情还在沉迷游戏的小狗飞扑过去。
结结实实感受到他老哥现在20多斤的重量时的犬夜叉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哀嚎,switch都差点被手甩飞。
“杀——生——丸——你他妈沉死了快从我后背上下去!!还在你这一晚上去哪了!?”犬夜叉简直可以说是有点委屈,谁让杀生丸回来的太晚导致他刚才只能靠打游戏度日呢,他的小项圈还在床枕头底下压着呢!
可是狗型杀生丸并不理他,转转踩踩就舒舒服服的趴在犬夜叉后背上了,咕噜咕噜的发出低吼,是在警告半妖安安静静的趴着,不要打扰他。
可是犬夜叉能善罢甘休吗,他不是那种类型的,放下手中的游戏机,以一种扭曲的姿势回头让杀生丸赶紧滚下去,奈何位置关系,硬是没甩下来。
“杀生丸,你有时候真是一个混蛋,特别是出门不吱一声的时候。”
“呼噜呼噜”
“什么?!你没出去!还趴在地板上看着我打游戏??”
靠。我不要面子的。
“咕噜咕噜”
“滚蛋吧,杀生丸,你这条可怜的小狗狗!”

比了一个炫酷的中指,犬夜叉迅速跑进屋里,眼不见心不烦,为了不让杀生丸反应过来他决定先与周公约会好了!至于杀生丸,不行,他现在是狗,狗是不能上床的,即使他毛茸茸的抱起来特别舒服也不行。

但是杀生丸是什么好狗狗啊,一跳就上来了,今天的杀生丸就要放纵自己了,踹都踹不下去的那种。

多次欲踢下床未果,犬夜叉能干什么,当然只有妥协,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井水不犯河水,顺便希望自己能在睡梦中踹他下去了。

毛茸茸抱起来真舒服啊,虽然杀生丸并不希望自己被愚蠢的半妖抱着,但是今天就破例一次吧。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