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苦药

邪恶混乱

最喜欢的人是春野樱了,是本人的理想女友
💮

「今でもあなたは私の光。」

怎么办谈恋爱和上床已经完全满足不了我变态的心理了?!?!
太喜欢原著那种模模糊糊不清不楚偏偏勾人心弦的感觉了!!像小猫爪子一样心痒痒的!
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关心与暖味就是最戳我奇怪萌点的地方了!!而且他们偏偏还不是恋人!?!
【其实我还喜欢精神虐待〔我没有不是我住嘴〕】

「卡带」海的大叔(一)

大海是广阔美丽的,凉凉的海风吹拂在身上,浪花翻涌而起,粼粼波光细碎又温柔,美的无法比拟。
卡卡西面无表情的大声捧读《夸赞大海的36条小短句》

原本在校园里当着安分优等生,却因为一次体育课间操训练,练臂力时一个脱力摔了下来,还摔出个骨裂,当时面部表情直接疼到扭曲,于是班主任就一声令下,就让他比别人提前放了3周的暑假。
而且不考试了。
谁让卡卡西是老师中人见人爱的三好学生呢。

被父母送到跟乡下似的沿海小城市,说是要好好疗养自己,其实根本就是放养了,完全就是放心大胆的父母典范。
卡卡西吹着海风淡定分析。

虽说小镇真是又小又破,但是海倒也真好看,不然就无聊死了。
当然天天看也很无聊。
海里会有小美人鱼吗。他们会有梦幻般的鳞片吗,哭泣而落下的眼泪会变成最美的珍珠吗,还有会有迷惑人心的声音吗?
简直迷幻了。
卡卡西看着翻涌的海浪,月光照的海面一片汹涌的黑,星星也都隐默了,12点的夜晚连个鬼影都找不到。
其实卡卡西才不想承认自己其实是中二病突然发作来感受自然之力和小美人鱼之幻想的,太羞耻了。
人设都崩了。

涛声阵阵,激起的浪花甚至都飞溅到了他的脸上,咸的要命,还传出一声惨叫。
难道是自己突然有了防御之力!?还是说这浪花成精了!?!突然兴奋的中二白毛少年想到。
还没来得及冷静分析的时候,一句粗话又飙了过来,卡卡西这才意识到有人大半夜不睡觉跟他一样来看海了。
看来是二次猿同好啊!一听就知道是在发泄自己的洪荒之力的大叫啊!!

卡卡西开心探头一看,凭借着5.0的优秀视力一眼就看到了……
啊?
一个……裸着上半身趴在石头上的一个男人。
什么鬼玩意。
不会死了吧。

勉强出于同为人类的善良之心,卡卡西决定下去看看他还有没有呼吸,下去的路又湿又滑,几次都疼的想算了,刚愈合的的地方又隐隐做痛,都不想管什么别人的死活。
但是出于道德底线他还是下去了。

一脚踩上这个男人的肩膀都没有反应,看来是挂了,那不然就走……
被抓住脚了。

“……哪里来的熊孩子……”
“。”
“?什么表情啊你?本大爷可是——”
“瞎玩掉海里的智障游客吗。”
宇智波带土,四百二十九岁卒,死因玻璃心破碎。

卡卡西一脸戒备的望着他,这个奇怪的大叔只是上半身趴在岩石上,一点也没有爬上来的意思,反而一脸黑人问号的看着自己,小心为上,再观察一下——

宇智波带土委屈。斑那个老不死的发神经把他赶了出去,好歹他也是在族人中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为人善良热心的积极向上好青年,却被斑认为没有人鱼的美与战斗艺术,无情的被扔出去提早体验人类社会的险恶。
一出来就被疯狂涌动的暗流冲的晕头转向,醒了过来还被一看起来他一根手指头都能捏碎的熊孩子用脚踹,虽然说这小孩长得挺好看的……

无意识的甩尾巴走神

在卡卡西的视角,有半边脸伤疤的奇怪大叔若有所思的样子,眼神是如此的凶恶,怎么看起来跟人贩子似的。
往后一看,他身后的水翻的更厉害了,明明海风都平静了——

月光依旧温柔,能见度也不是多么的低,海面上细碎的磷光温柔的静静闪耀着,海上灯塔的探照灯转过来时,卡卡西看见了,这位被自己认成游客的后腰上,脸上,手臂上,有着同样在闪烁的黑色细小鳞片。

「卡带」沙雕对话

卡:为什么最近那么懒。
土:因为我励志成为一只鸽子,咕咕咕的那种。
卡:???你终于精分出一个动物人格了吗。
土:滚啊……总感觉好累,四战boss 已经是昔日辉煌,想当年就差那么一点点——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但是失败了一想起来就好烦。
我要无聊死了想要搞事。
卡:那为什么要一直躺在沙发上而不是去捉弄帕克,甚至今天连狗粮都不跟它抢了,你果然是太过于肥宅了吗大boss 。
土:睁大你的死鱼眼看着我八块腹肌,给你一次重新梳理语言的机会。不然我就掀了你的房顶。
(卡:突然上手一摸)
土:???谁叫你随便碰本大爷了?你是变态吗辣鸡?
(准备出手揍到卡卡西呈人畜不分状)
卡:掀房顶吧,不怕我会木遁。
土:过于辣鸡的转移话题技术。而且我看你久坐办公室,疏于锻炼,哪像我一样无比快乐,所以你才是真正的肥宅吧。
辣鸡。
卡:并没有。
土:解释就是掩饰!
卡:。
土:所以滚去锻炼吧鶸,我可以一个打你十个了。
就算是秋天到了也不可以放弃锻炼!!
卡:…你果然是神经病了,滚去吃药吊车尾。
土:怒气值力量爆表,蓄力中——

END

使人操心简直帅惨我(昏厥)
图源漫画截图

柒七好食
P1为护妻(七)的柒号
P2是为了行刺而女装的柒号,事后要根烟(皮)
P3是想要画酷酷的十三小姐姐……对酷酷的女孩子完全没有任何抵抗力……

记一下以后万一……

满杯千水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伏八真好吃啊……听到mamo 的“Mi↗️sa➡️ki↘️~ ”的痴汉音时嘴角疯狂的上扬
病娇变态又鬼畜(等等是粉)的伏见和脑子神经太粗还暴力的美咲真是好磕,独占欲也太棒了吧
然后有一个脑洞,就是尊哥的剑落了,八田伤心欲绝过度开始颓废的不行,整天在家就是咸鱼悲伤很难过,伏见最近没见到八田找事就很闲,于是去八田家偷窥去了(哇变态),看到八妹状态一点也不好全都是为了尊哥知道这一点的东亚小醋王与他的独占欲开始上线,进去对八妹开始人生教育的毒舌辅导,刺激刺激他,八田也是伤心过度了,主动要求()和(),伏见不敢相信但依旧笑的变态,送上门的机会不要白不要,但是在()的同时伏见还不忘“劝”八田重回自我(???)
诸位我会写的!!相信秃头才能肝爆!

「卡带」胖了

按理说一个忍者,还是经常出任务、训练学生、跑来跑去运动量超级大的上忍。
应该,也许,大概,不会变胖的吧。
宇智波带土如是想。

但是最近村子里清闲的很,大冬天的,除了有时候巡视边界以外就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需要解决,一般也都是中忍能独立完成的了。
这可给上忍们一个好好偷懒放松的理由了。
现在是和平年代,虽然有冲突但也不大不小,该有的防卫力量也并没有减少,只不过因为季节的原因吧,寒风凛冽,白雪皑皑,出去一趟都要冻的发抖,四肢冰凉,想想就更不想出去了。尤其是懒癌晚期的宇智波带土。
宅在家里多快乐。

家里有温暖的暖气,柔软的被窝,还有卡卡西养的八条小狗,这个家有一切宇智波带土不想出去的原因,当然也包括卡卡西本人。

就这样颓废了几周吧,他每天在家都是快快乐乐的逗狗打游戏,一瘫就是一天,带土心里还是有一点罪恶感的,因为当他在家里快活时,带土的死鱼眼恋人还在火影室里办公,为边界税款征收忙的焦头烂额,但是卡卡西无论多晚回家都会给带土带一份热气腾腾的小食,有时是红豆糕,有时是三色丸子,总之都是甜到不行,银发的忍者总在半夜时回来,宇智波带土也就坐在沙发上慢慢的等他,等卡卡西回来的脚步声,卡卡西回来的时候浑身都是冷的,身上都会染上风霜的气息。
太冷的话就抱着一起睡啊,带土的皮肤总是温热的,不仅仅是因为只待在家里,带土本人就是那种小暖炉型的,不像卡卡西,白发白皮肤,不仅长得冷,连体温都不怎么高,这种的体温夏天就是人形抱枕,但是冬天就会被冻的手脚冰冷,并且好久缓不过来。
于是带土变成了卡卡西专属的温暖抱枕,尽心尽力的温暖卡卡西这个笨蛋的体温,手会握在一起,腿也会勾在一起,贴的太近呼吸都会喷洒在颈窝里,起先卡卡西的呼吸是冷的,鼻尖也是冷的,呼吸慢慢被带土的体温温暖的,变得湿热,喷在肌肤上酥酥麻麻的,宇智波带土半困半醒的,使劲抱了一下卡卡西,卡卡西也搂紧了他的腰,准备去会见周公了。

半响,突然卡卡西这个混蛋对着带土的耳朵吹了口气,直接把带土从梦中吓醒
“卡卡西你果然太精神了吧不赶紧睡觉你在这里吹什么吹!我要困死了!”宇智波带土猛然一起直接炸毛。
“嗯……我只是想说……刚刚带土摸起来好像……更圆润了?”卡卡西无视带土暴怒凝视并且使出了装小媳妇大法。
带土愣了一下:“……蛤?”


果然因为不运动胖了吧!本大爷身为忍者还是上忍的自制力呢岂可修!宇智波带土猛男落泪。
卡卡西那个辣鸡因为公务繁忙变得更加瘦削了变得更好看了但是自己为什么变胖了啊!不就是堕落了一周吗难道自己是易胖体质吗?!
大雪纷飞,寒风刺骨,翘班喝酒的宇智波带土。
组成了猛男落泪寒雪图。
太悲伤了。

“喂喂辣鸡,你今天晚上回来不要给我买好吃的了,我要做出更正,我要减肥了。”带土说:“小不忍则乱大谋,是我高估了自己的体质,我宣布——今晚不吃夜宵!听见了吗!”
卡卡西接着电话,批着文件,嘴里笑嘻嘻的答应的好好的,但是内心:
“我家带土明明三十多岁了还这么可爱不行我一定还要给他买好吃的东西。”
这果然就是你的真面目吧火影大人。
真是糟糕的成年人。

当晚,夜宵更盛,甚至有一份章鱼小丸子。
“卡卡西……我说了不吃的……”宇智波带土看了一眼夜宵悄悄咽了一下口水:“你这样让我很难办!我是坚决不吃的!”
卡卡西放下手中的茶,笑眯眯的晃了晃手中的食品盒,说:“这可是午夜版章鱼小丸子,我特意嘱咐老板多放点沙拉酱之类酸酸甜甜的酱料——带土确定不想来尝一尝吗?吃完就可以睡觉了哦。”
宇智波带土渐渐动摇,卡卡西老狐狸又说:“不吃的话太浪费了呢,不如我去喂给帕克好了……”
“停!”带土伸手制止:“够了怎么能浪费食物呢!我吃就是了!”
“嗯,带土真好。”
“你真恶心又肉麻,卡卡西。”

结果当然是带土在卡卡西天天威逼利诱下吃了更多又变胖了,狠狠揍了一顿卡卡西之后再出了好多任务,才慢慢恢复有漂亮腹肌的快乐时代。

“带土今天我可不可以睡床……已经一个半月了没有抱抱你了很冷的……”卡卡西可怜巴巴的望着带土。
带土呢,他说:“你想的美吧卡卡西,然后把你的手从我屁股上拿开变态。”
卡卡西:“QAQ”

「杀犬」家里的坏狗总想咬我(四)

家里静悄悄的,只有时钟滴滴答答的响,没感到杀生丸的一点气息,奇怪,现在变成鶸的杀生丸还能跑出去玩了吗……
犬夜叉感到有点失落
预想的事情没有发生,杀生丸甚至都不在家——简直就是人生无趣了!
没有了闹剧主角怎么好玩啊……自己果然是最近太无聊了吧。
耳朵都垂落了下来,拖鞋凭借着脚乱踢的力量飞的东一只西一只,任凭自由落体,砰地一声砸到软软的沙发垫子上—— “靠,我还不如打会儿游戏,至少游戏不会揍人。”

最后一关的boss 需要来一套组合连招,并且它还皮厚抗打,简直是令人头大,犬夜叉已经打了8次了,每次都差那么一点点的操作,就可以和这折磨人的辣鸡游戏说再也不见,但是每次的一点点,就很容易上头——
“我就不信你这种小妖怪能打得过我!”
“等等我血条呢?!?!”张牙舞爪的大吼大叫,可是依旧改变不了被平A至死的命运。
于是GG。

所以杀生丸在哪呢。
他当然是躲起来了,为了所有妖怪的臭毛病,也可以说是消遣。
他特别喜欢看犬夜叉出丑应该是个臭毛病吧。

耳朵因为激动而充血竖立着,全神贯注的抱着被子打游戏的二狗缩成一团,要是他也是狗狗的形态的话毛一定会全部炸开来,这时候只要顺着抚摸几下二狗就会敞开肚皮任人搓揉。
愚蠢。

于是他轻轻的跑了过去,再跃上了乱七八糟的沙发,不远处的犬夜叉的衣服都卷了起来,露出一小截后腰,杀生丸敢保证这不是第一次想抛弃高贵枷锁的束缚来狠狠的吓犬夜叉一跳,毕竟同样都是妖犬,血里都流着爱玩好动的天性,那我杀生丸——为什么不能放纵一回呢?
于是妖怪领主再大彻大悟的同时,狠狠的朝犬夜叉的腰扑了上去,向着不知情还在沉迷游戏的小狗飞扑过去。
结结实实感受到他老哥现在20多斤的重量时的犬夜叉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哀嚎,switch都差点被手甩飞。
“杀——生——丸——你他妈沉死了快从我后背上下去!!还在你这一晚上去哪了!?”犬夜叉简直可以说是有点委屈,谁让杀生丸回来的太晚导致他刚才只能靠打游戏度日呢,他的小项圈还在床枕头底下压着呢!
可是狗型杀生丸并不理他,转转踩踩就舒舒服服的趴在犬夜叉后背上了,咕噜咕噜的发出低吼,是在警告半妖安安静静的趴着,不要打扰他。
可是犬夜叉能善罢甘休吗,他不是那种类型的,放下手中的游戏机,以一种扭曲的姿势回头让杀生丸赶紧滚下去,奈何位置关系,硬是没甩下来。
“杀生丸,你有时候真是一个混蛋,特别是出门不吱一声的时候。”
“呼噜呼噜”
“什么?!你没出去!还趴在地板上看着我打游戏??”
靠。我不要面子的。
“咕噜咕噜”
“滚蛋吧,杀生丸,你这条可怜的小狗狗!”

比了一个炫酷的中指,犬夜叉迅速跑进屋里,眼不见心不烦,为了不让杀生丸反应过来他决定先与周公约会好了!至于杀生丸,不行,他现在是狗,狗是不能上床的,即使他毛茸茸的抱起来特别舒服也不行。

但是杀生丸是什么好狗狗啊,一跳就上来了,今天的杀生丸就要放纵自己了,踹都踹不下去的那种。

多次欲踢下床未果,犬夜叉能干什么,当然只有妥协,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井水不犯河水,顺便希望自己能在睡梦中踹他下去了。

毛茸茸抱起来真舒服啊,虽然杀生丸并不希望自己被愚蠢的半妖抱着,但是今天就破例一次吧。

杀犬双全is rio!
开始快乐人机!
(肝到头秃)
(顺便我游戏打的也很六啊请找我玩!【???】)